我看过的精彩的AI机器人科幻电影及强人工智能想象

发布者:Eureka Chen,发布时间:2009年3月8日 下午5:46   [ 更新时间:2009年3月8日 下午7:35 ]
    我是个科幻迷,非常喜欢看科幻电影,现在回顾一下我看过的精彩的科幻AI方面的电影。
    记得在读大学的时候,大约在1992年吧,看了《霹雳5号》和《霹雳5号续集》,很精彩,片中的机器人已经具有了人类的情感,最后还加入了美国公民。
    史蒂芬-斯皮尔伯格是我最喜欢的导演,他的片子我一部都不能错过。关于AI的片之,片名就叫《AI》,片中展现了机器人所体会的那种压抑,那种难以名状的绝望,以及过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时间给我们带来的,反正我说不出的那种悲凉感,那就象另一篇我记不得名字的太空科幻片里,那种一个人在太空舱里等着死亡的感觉。另外还可以提一下他拍的《少数派报告》,那里面说到预测能力到了能预测犯罪从而阻止犯罪的这种极高的预测级别。
    最好看的要算前同手的《我·机器人》了,机器人具有了那种更高级的保护人的能力了。在片中,有著名科幻作家艾萨克·阿西莫夫曾所出机器人三大定律:
◇机器人不得伤害人;
◇除非违背第l条定律,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的命令;
◇除非违背第1或第2条定律,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
    这三行定律在片中得到体现。
    跳过这些精彩的电影,我最近在看一些关于“强人工智能”的期刊论文,到底象这些片中的机器人有没有实现的可能性呢。哲学上悲观说,是不可能实现的,我们能提着自己的头发把我们自己给提起来吗?!也正因为这样,对于强人工智能的研究就基本到此为止了,而我想说的是,在哲学上,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把自己给提起来:
    人类生命和人类智慧产生本来就是个迷,这个迷,也许我们本身无法找到答案,也许那个答案存在于另外的地方。那个另外的地方,不管是神也好、高级智慧也好、或者就是我们人类本身(没有挖掘出来而已)也好,我想总是存在的。就象现在我想请另外的人抓着我的头发把我提起来(kidding:抓头发太疼,还是抓着我的手吧),现在我想请“那个另外的地方”帮我们实现强人工智能,这样是不是解决了哲学上的问题了呢。
    然而我怎么样才有请到“那个另外的地方”来帮我呢?这个我也不知道的“那个另外的地方”又怎么来帮到我呢。我觉得既然生命和智慧已经存在并且于“那个另外的地方”有着关系,那么“那个另外的地方”肯定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就象我不知道那天偷我笔记本电脑的那位小偷是谁,他却留下了他的脚印。我想说的就是这个脚印,就是以《易经》为首的那些古老的中国传统文化和术数,这些被扔到历史垃圾中的东西。
    不管是测字术也好、八字也好还是梅花易数、奇门遁甲、大六壬也好,或者就是易经的六爻预测也好,这些比科幻要现实,比现实要神奇的东西,我觉得他们所用的推理之术是在人生活本身的时间流之外的。就象程省在他的“测字宝典”中所说的为什么可通过测字来预测的原理,那是因为“字从太极出”,所以可以用作预测。我觉得这句话是非常重要,在我每次去看各种术数书的时候,我总是想着“为什么这些术数能够预测”这个问题去看,可看来看去没有找到线索。然而,这句话“字从太极出”却点明了一条路,因为任何事物都是从“太极”出的,就象老子说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都从道出,人类和人类智慧也一样,都是从道从,从太极出!正因为“字从太极出”,所以你写的字是具有同你的生命平行的特征,再加上是你的写的,从而将你关联起来,推测你的未来。
    如果用现代科学术语来说,那么易经或术数,他的推理是从“宇宙大爆炸”那个时点开始推的,然而谁真能从那个时点来推现在呀?!所以说,就根据已经走到现在的一些固有内容来推,那就是日月行星的运行,所以这此术数都非常关注太阳、月亮和行星的相对于人的位置。我觉得真正搞这方面的人他不是一派胡言的,而是要结合非常非常多的内容进行百常非常多的推理才出来预测结论的。
    将以上所说的应用的人工智能,我的意思是说强人工智能的建立基础也必从“太极”出。如果从太极出,那么就可以出强人工智能了。
Comments